远征军的战地余音:他们的伤痛与记忆

2014-10-03 18:03:36来源:互联网

?

但当年参加对日作战的老兵们,却因种种原因而被历史遗忘

作为甲午战争后第一支打出国门的军队,中国远征军在历史上留下了浓重而又辉耀的一笔。但当年参加对日作战的老兵们,却因种种原因而被历史遗忘。透过两位亲历者的回忆,让我们去触摸和感受那个时代的横截面,去见证和铭记,六十多年前真实的残酷与心灵的挣扎。

诗人穆旦翻过野人山

1942年2月,24岁的穆旦(原名查良铮),应征入伍,被安排在远征军司令部杜聿明身边做随军翻译。这年5月到9月,青年中校翻译官穆旦被编入了207师,做师长罗又伦的随身翻译,亲历了中国远征军与日军的殿后血战,及随后的“滇缅大撤退”。

穆旦翻过野人山,活了下来,他最长断粮达8天! 等到1942年秋冬之际,他随军退至印度加尔各答,又差点因为过度饥饿之后暴食而死去。但他后来对这一经历几乎闭口不谈。他只对自己的恩师吴宓作了详述,深为惊骇感动的吴宓在日记中写下:“铮述从军的见闻经历之详情,惊心动魄,可泣可歌。不及论述??”穆旦的好友,青年诗歌理论家王佐良回忆说:“只有一次,被朋友们逼得没有办法了,他才说了一点,而就是那次,他也只说到他对于大地的惧怕,原始的雨,森林里奇异的,看了使人害病的草木怒长,而在繁茂的绿叶之间却是那些走在他前面的人的腐烂的尸身,也许就是他的朋友们。”

作为诗人,穆旦也许更愿意将内心最深处的波澜寄寓于诗歌。1942年之前,穆旦的诗歌创作大多稳定在每年存诗十几首,1942年陡然下降为7首,随后两年更少:2首与4首。写作量的变化,从一个侧面看出:如何释放内心强大的阴影与压力,诗人一直在犹疑与酝酿。直至1945年,迎接伟大的民族战争的胜利,穆旦内心才像决堤之水一样倾泻而下,这一年他存诗25首,对于写作量一直不大的他来说可谓诗情勃发。9月,他写下了唯一一首直面野人山经历的长诗,中国现代主义诗歌史上着名的诗篇,《森林之魅——祭胡康河上的白骨》。诗歌的最后一节“祭歌”中,诗人饱蘸热血与激情,深情吟道:

  在阴暗的树下,在急流的水边,

  逝去的六月和七月,在无人的山间,

  你们的身体还挣扎着想要回返,

  而无名的野花已在头上开满。

  那刻骨的饥饿,那山洪的冲击,

  那毒虫的啮咬和痛楚的夜晚,

  你们受不了要向人讲述,

  如今却是欣欣的树木把一切遗忘。

  过去的是你们对死的抗争,

  你们死去为了要活的人们的生存,

  那白热的纷争还没有停止,

  你们却在森林的周期内,不再听闻。

  静静的,在那被遗忘的山坡上,

  还下着密雨,还吹着细风,

  没有人知道历史曾在此走过,

  留下了英灵化入树干而滋生。

推荐文章
  • 24小时军情
  • 24小时社会新闻
图片新闻
精彩图片
返回顶部